Welcome to my blog, hope you enjoy reading
RSS

الأحد، 21 أكتوبر، 2012

埃及法老图特卡蒙

 
 
埃及法老图特卡蒙
 
 
图特卡蒙(Tutankhamun)——18位埃及法老王,公元前13361327年统治埃及。图特卡蒙并不是在古埃及历史上功绩最为卓著的法老,但却是在今天最为文明的埃及法老王,他的黄金面具已经成为了埃及古老文明的象征。这一切要归功于图特卡蒙墓葬的两位发现者——霍华德·卡特和卡尔纳冯伯爵。 

   图特卡蒙墓葬的发现是埃及考古的一个顶峰,但更让很多人好奇的是,传说中法老王的诅咒自从发现图特卡蒙墓葬后不断得到应验。 

  图特卡蒙墓葬被开启的同时,卡特宠爱的金丝雀被一只蟒蛇吃掉。卡特的合作者卡尔纳冯伯爵1933 423日死于由蚊子叮咬而传染的不知名疾病。在墓葬发掘的十几年间共有20多位与墓葬发掘有关的人因疾病甚至是精神错乱崩溃而死。到底这些蹊跷的死亡是否与法老王的诅咒有关谁也不敢断言。
 
愿望杯,这个杯子发现在墓室的前厅,有可能是盗墓者丢弃在此的。杯壁的外沿刻着一句咒语:如果你愿意把你的脸朝向北风,数年之后你将会看到幸福。
这枚圣甲虫形珠宝饰物从图坦卡蒙的墓中被盗出后,最初在埃及流传。后来一名南非海员从赌桌上赢得了它,并将它带到了南非。当这名海员将这个饰物交给自己的女儿后不久,他就在一次出海中死亡。在这名海员的尸体被冲上海岸后数天,他的女儿也死于白血病。 

 
在悲痛之中,这名南非妇女开始上网搜索有关图坦卡蒙的信息,最后她认为,将这枚圣甲虫饰物归还埃及政府,也许是打破法老诅咒的惟一方法。于是她向埃及文化部写出了那封求助信。
 

الأحد، 14 أكتوبر، 2012

法老的诅咒



19221126日下午,在埃及国王之谷一座金字塔脚下的陡峭的地下通道里,站着两个面色严肃的人。他们是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卡纳冯勋爵。为寻找这个墓穴,霍华德·卡特付出了几十年的心血。卡纳冯勋爵则在后来的8年里,为支持卡特揭开埃及王墓的秘密,投入了大量的金钱。
  现在面对他们的是一座封闭了三千余年的古代埃及法老的墓门。
  卡特小心翼翼地凿开墓门的一角,卡纳冯在他身后睁大眼睛往里瞧。随着洞口的扩大,气氛越来越紧张。卡特用颤抖的手举起电筒向里看去,半天没有说话。又过了一会儿,卡纳冯憋不住了,终于用嘶哑的声音问道:你看见了什么没有?卡特转过身子眼睛里闪着光芒,结结巴巴地说:我看见了一个奇迹,一个了不起的奇迹!
  卡纳冯勋爵接过卡特递过来的手电,向里一看,便惊呆了——在他的眼前,隐隐约约地出现了堆着的包金战车,饰有巨大镀金狮子和怪兽的卧榻,一人高的国王雕像(图坦卡蒙金棺),以及数不清的箱子和笼子。
  这就是60多年前轰动全世界的考古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年轻的法老图坦卡蒙陵墓的发现。图坦卡蒙统治埃及9年。公元前1350年,他18岁的时候,神秘地死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被埋葬数千年后,他竟然成了一个举世瞩目的新闻人物
  图坦哈蒙的墓位于埋葬法老的国王之谷的峭壁脚下。它由4个墓室组成。丢散在地上的珠宝说明曾经有盗墓者潜入墓室。但是没有拿走什么东西。可能是盗墓的人受到了意外的惊吓逃跑了。墓门后来又被重新密封起来。
  图坦卡蒙的墓室就像一个收藏极为丰富的博物馆。墓内的珠宝、工艺品、家具、衣物、化妆品以及各种兵器多达五千余件。
  在粉红色前室里,有3张四周雕成怪兽形的金床。床旁是两个真人般大小,相对而立的黑色卫士雕像,身穿金裙,手执锤矛。室中到处都是珍贵的宝物。镶有宝石的王座、金光闪闪的古代战车、洁白似玉的花瓶、雕刻精美的金床和金椅、各种乐器等等。在墓室内,人们还发现一只盛有泥灰的碗,显然是当时封闭墓穴时使用过的。不知哪一名民工在油漆表面留下一个手指印,依然清晰可见。
  棺室由两个武士塑像守护。里面有4个金色的神龛,一具水晶石棺和3个套棺。内棺由纯金制成,上面写着年轻法老的名言--“我看见了昨天;我知道明天。
  躺在棺内的吐坦哈蒙带着一副很大的金面具。这副面具和他本人的相貌几乎一模一样。X光检查只发现面具上一块伤疤和法老本人脸上的伤疤,厚度稍微有点不同。这位年轻的法老看上去既悲伤又静穆。胸前陈放着由念珠和花形雕刻串成的领饰,手执枷链和钩索,矢车菊、百合、荷花等色彩虽已剥落,但仍依稀可辨。专家们认为这个领饰是法老的年轻王后,在盖棺之前献上的。墓内还有一幅壁画,表现这位年轻而又神气的法老,正被两位天神接往天国。
  图坦卡蒙法老的木乃伊由薄薄的布裹缠着,浑身布满了项圈、护身符、戒指、金银手镯以及各种宝石。其中还有两把短剑,一把是金的,另一把是金柄铁刃的。后一把极为罕见,因为埃及人那时候刚刚知道用铁。
如此之多的珍贵文物集中在一个古墓内出土,这是史无前例的。整整用了10年的工夫,人们才将这批珍品整理完毕,转入开罗的埃及国家博物馆

الأربعاء، 10 أكتوبر، 2012

古埃及的象形文字





古埃及的象形文字系由原始的图画符号演变而来。按符号在文字体系中的作用可分为表意文字(意符)和表音文字(音符)两类。表意文字表现所描摹的实物或与之有关的某些事物的概念;表音文字则是用来拼音的符号,它原为表意文字,但又具有了标音的意义。据统计,当时经常使用的文字符号共计700个左右。古埃及象形文字的书写方式有直式和横式两种。直式是从上往下写;横式是从左向右或从右向左写。区别左右书写的方向是根据象形文字所表现的物体形象面向何方。古埃及的象形文字通常刻在庙墙、陵墓、石棺、调色板、雕像、洞穴峭壁等石质材料上,有时也写在陶片、木料和纸草上。前一类铭文刀法古拙,形状规整,其中具有重大研究价值的有金字塔铭文(见金字塔)、卡纳克遗址神庙铭文以及在萨卡拉墓地和阿拜多斯遗址等处发现的墓壁铭文。后者则主要是纸草文书(见纸草学)。
中王国时代开始以芦苇笔为书写工具,因而从象形文字中演变出一种简化的速写形式。这种新的文字通常是由僧侣写在纸草上,所以称为僧侣体或僧侣文字。前7世纪左右,僧侣体又演变出一种书写速度更快的草书体文字,通常用于日常公文的书写,因而称为世俗体。世俗体文字和僧侣体文字一样,一般是由右向左写。象形文字、僧侣体和世俗体 3种文字形式一直使用到希腊、罗马统治埃及的时期。罗马帝国统治后期,大约从前3世纪起,古埃及文字逐渐被科普特文字代替。